跟随我们
自然与环境

植物

大溪地群岛拥有品种丰富的热带植物,令游客向往不已,这可能是其享誉全球的原因之一。游览不计其数的公园和植物园大溪地茉莉雅岛胡阿希尼岛塔哈岛或甚至是乌阿胡卡岛)是一场探索各类植物的奇妙之旅,绝对会让您不虚此行。

La densité de la flore de Tahiti
© Philippe BACCHET

妙用无穷的植物

人类在迁徙过程中,发现了数之不尽的“传统”物种。它们的实用性极强,可用做食物生产、纺织品或药物等。首批在此定居的毛利人带来了许多品质优良的食用性植物,例如,椰子、mape(大溪地栗子)、uru(面包树)、源自印度和马来西亚的甘薯、甘蔗、香蕉树,以及Cytherian苹果树。

首批传教士也带来了一些新的实用植物(酸角、柠檬树、鳄梨、香草和芒果树等),以及观赏花卉。波利尼西亚的药典正是以植物为基础,包含了诸多救治之法,至今为止仍然以家庭的形式代代相传。而且,有些植物还可用做建筑材料,在传统建筑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竹材结构、椰子树树干、珊瑚礁屋顶、经过编织的椰子棕榈树或漏兜树(漏兜属植物)。
山地岛屿上的植物因受重量、海风、土壤、光照和降雨等因素的影响呈阶梯式生长。而附近的平原则是椰子树和各种树木生长的天堂(如aito、tipaniers、芒果树和琼崖海棠)。人们已在此地山谷开辟耕地,并大范围灌溉植物,令其内植物品种异常丰富。高原和山尖为许多本土植物(如树厥类食物和各种本土灌木植物)提供保护。
因此,高山岛屿拥有1000种各式各样的植物,而低矮岛屿受到海风和海水的影响却仅拥有百种,其中最常见的植物包括tou、椰子树、fara(漏兜树)nono和miki miki。

花卉:鲜活的艺术

花卉是波利尼西亚生活和文化的一部分。游客们在抵达机场的那一刻会收到优美芳香、五颜六色的花环,以此表达对他们的欢迎之情。根据习俗,在游客离开时,为他们送上提亚雷花环,有祝其好运的寓意。在植物保护季期间,人们会用贝壳代替花环。花卉象征着喜庆、欢乐和重生。帕皮提市场周围有许多mama,为游客奉上制作精美的花冠。波利尼西亚人每逢结婚等特殊节日或与朋友共享晚宴时会佩戴这种花冠。

花卉是许多波利尼西亚神话的基础。tiare maohi一词是Atea神在美丽之神Tane的帮助下创造出来的。过去,该词又被称为大溪地tiare,其中这里的tiare并非字面意思,而是“花卉”的统称。在波利尼西亚祖先生活的年代,只有国王和王子才可以采集这种神圣的花卉。随后,tiare 被寓为爱情的象征。在波利尼西亚人大婚之时,需将艳丽的花朵铺洒在一对新人的房屋和床铺上,直至30天后才可清理,因为鲜花的芳香可以让一对新人发现Atea神的秘密。如今,大溪地tiare 仍然是爱情的象征——将之戴在左耳上代表“心有所属”,而戴在右耳上则代表“期待爱情来临”……

椰子:万能水果!

La Culture des tiare pour les colliers de fleurs à Tahiti
© Hosokawa KASUYOSHI

椰子树是大溪地的象征,同时也是当地居民生活的必需品。事实上,椰子树上的坚果有一箭双雕之功效——椰奶鲜甜味美、清爽可口、镇神止渴,而椰肉经磨碾和挤压后会产生出一种芳香四溢的奶。这种奶可用来烹制“所有菜肴”,特别是在制作“椰奶鲜鱼沙拉”这道闻名遐迩的菜肴时加入一些,效果最佳。较成熟阶段的椰肉会长成椰壳,这时即可用做生产肥皂、洗发露或莫诺伊萃取油等化妆产品。最后,人们发现,椰壳油是一种绝佳的生物能源,将来有望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