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我们
其他岛屿

拉帕岛, 最独立,但幸福之岛

拉帕岛距离大溪地1420公里,是奥斯塔拉群岛之一,有时候也称作小拉帕岛,以便和大拉帕岛(复活节岛的别名)区分。两者之间的联系主要是通过人口迁移。复活节岛上原住民大部分被秘鲁奴隶劫杀,当时殖民统治着复活节岛上的法国人,就把拉帕岛民作为劳工带到这里。

偏远的岛屿

拉帕岛上没有机场,只有“吐哈帕依IV号”货船每月造访一次,拉帕岛几乎是与世隔绝。与之距离最近的岛屿是若依瓦瓦岛,相距500公里,乘船需要30小时。岛上只有515位居民(2012年统计数据),是奥斯塔拉群岛上人口最少的岛屿。拉帕岛民有自己的语言,与奥斯塔拉群岛其他岛民的方言有着很大的区别。

这里气候潮湿,雨量庞大(有时甚至一周雨不停歇)。此外,岛上还经常受到南面吹过来的狂风的侵袭。拉帕岛与其他奥斯塔拉群岛相比,季节变化明显(冬季最低温度低达5摄氏度)。

 

为什么要参观拉帕岛?

如果你有自己的船只,你才能抵达拉帕岛,而且停留在港口的时间有限。实际上,拉帕岛是法国军事禁区,只允许到此停留获取新鲜补给。

值得一看的有著名考古学家托尔·海尔达尔发现的几处古代遗址和要塞,托尔海尔达尔还曾对复活节岛进行过考古研究。拉帕岛上的殖民地曾修筑过要塞,是一个袖珍国。其中保存得最好的是莫隆沟乌塔。

岛上最高点是帕劳山(海拔650米)是一座古火山,火山口已经被海水淹没。主要小镇阿胡雷位于这个古火山口边上。

小岛上至今还保存着完好的野生风貌,900多头野牛恣意的漫步——真是一个奇观!

但是造访拉帕岛的主要原因还是岛上的居民,他们形成的社会纽带非常紧密,古老的生活方式令人震撼。

 

地球上幸福感最强的人?

偏远的地理位置使这些岛屿更显奇特,岛民的生活都是自给自足,他们的社会是建立在互助共享的基础之上。岛上有98户居民,社会关系紧密,信奉相同的宗教(新教),共处同一片土地(地产是共有的),进行同样的劳作(一起耕种、捕鱼、狩猎)。整个社会以托希图(12名长者组成的委员会)为核心运转,委员会负责裁定土地分配和主持镇议会。正是托希图委员会在20世纪90年代反对在岛上修建机场。

一系列研究人员曾经造访拉帕岛,他们都会沉浸在岛上的文化之中,研究岛民的生活方式。最近造访的社会学家克里斯托弗塞拉马勒,他是研究国民整体幸福感的专家,他认为拉帕岛岛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close